关键字:
首页 简介 校友 动态 情谊 记忆 期刊
校友会概况 章程 理事会 联系我们
 
校友文萃
记忆中的那些木棉

    不知道那些木棉与一中之间的缘分是从什么时候,又是怎样结下的。

    初次见到它们时,我刚上高一。第一天去一中上学,站在窗边,欣喜着窗外的景色如此美好。那时是下午,我们的窗对着北河,夕阳流水人家便也是一种景致。偶有小船划过,拖开一幅绿色的缎子。河的对岸是一片郁郁葱葱的绿。白色的鸟翩然飞起,又消失在苍茫的天色中。河的这边,青石板的小路旁,便是一棵一棵的树,叶子在风中闪烁。那时并没有特别注意那些树。那时不知它们就是木棉树,更不知,木棉树与一中原是有着深深缘分的。

    直到有一回,是冬天了,眼神不经意间扫过窗外——萧萧索索的天地间那一抹红霞,是她,木棉树,明明朗朗的艳。当时的我,真有“惊艳”之感。

    我想我是在那些让我不大感兴趣遂偶尔走神,眼神溜出窗外看风景的课上才渐渐懂得了木棉树的。喜欢侧着脸趴在桌上,与它遥遥的相看,这时候便感觉它离我很近,比讲台上的老师还近,比我的同桌还近。痴迷古诗词的我那时喜欢把它想象成红梅,傲雪独放——虽然没有雪。后来我才知道自己是错的,尽管我至今还没从古诗词中读到写木棉的句子但,它是独一无二的。尤其是,对于一中人来说。

    把脸朝着窗外,静静地,久久地看。心中,就有了沉沉的感动。那是蕴藏了,抑制了一个冬天的热情与希望。才逢上暖暖的春气,便迫不及待地、热烈地爆炸了,鲜红如血,沸腾如火。我想它们绽放的那一刻必是及干脆的,必是竭尽了一株植物的所有力量,然后,把它们的激情吐绽在枯老的枝干上,让自己对春天的所有赞叹,所有欣喜,所有希望伫立于枝头。它安静地燃烧着,寂寞地热烈着,并且傲然藐视着世间的一切冷漠与感伤。对于它,我永远都只能遥远地驻望。

    据说,以前学校里有很多木棉呢。想起校歌里那句“木棉红霞满天”,那样的盛景我们是只能靠想象,而终究无缘一见了。如今,校园里的木棉,只剩下寥寥几棵。惟有去一中的那条石板路上,两旁依然是木棉,像那石板路一样,让人想起流逝的时光。

    后来,我们搬离了那教室,窗外就不再是河边的风景了。但依然有木棉。它们站在教学楼前的操场上,东边一棵,西边一棵,两棵树,就那样遥遥相对了不知多少年。高三复习的紧张生活里,下课时,我们常常站在走廊上,看天,看云,看木棉树,看下面打球的人,说话,或者不说话。更多的是一个人站着,就那样默默地看,眼神,却总是遥遥远远的。

    那时,站在走廊上,可以看到我们高一时的那座洒满阳光的楼(因为朝南),看到那些高一的学生打打闹闹,或者围着老师问问题,或者激烈地辩论……张扬的青春,飞扬的梦想,多么像我们高一时的样子。阳光灿烂都是他们的。而我们的日子是那么苍白。只有那两棵木棉,日复一日地陪伴着我们,为我们单调的日子添一点色彩。它们总是那样安静地站着,安静地看着我们,似乎懂得我们的所有心情。而属于高三的人才有的那种眼神,也是只有它们才能读懂吧。

    高考的日子一天天临近,同时,一些神神秘秘的话语也开始在流传。“知道吗?老师说,那年的木棉花开得多开得好,那年的高考就会考得好!”是吗?直到那时我才蓦然明白木棉与一中的缘,原来并不仅仅在于它的英气它的精神,并不仅仅在于它日日陪伴的深情。原来它是那样的有灵气,那样的与人亲。

    高考结束以后,那些在一中的日子,快乐的,或者不快乐的,便都成了回忆。当我求学北京,在这个有雪有红梅的地方,我却忽然发现自己想念一中那些木棉。怎能不想呢。那样的熟悉。我知道它在冬末开花,花落尽后开始长叶子,秋天落叶,而到了冬天,光秃秃的枝头又吐绽几朵红红艳艳的花……

    几次梦回母校,朦朦胧胧之中,仿佛还是当年在那里读书的样子,牵着朋友的手在操场上散散漫漫地走。走过那木棉,她伸出手一指,说,看哪,快开花了呀。遂站在树下,仰着头,细数那花苞,一个,两个,三个——

    数过吗?那样傻傻地站在花树底下,仰得脖子酸酸的,转过来,哎,乱了乱了,霎时迷失在蓝天底下的灿烂里……

    捡过吗?那一回走过树边,一朵花“啪”地一声擦过肩膀坠下。遂仰脸去望那树,那么高,不知是从哪个枝头落下的?蹲下去捡起,花还好好的,如此轰轰烈烈的下坠之后竟然也不改颜色。拿着那花,沉沉的,不知怎的忽然就塞到笑吟吟迎面走来的同学手里。

    离开了,才懂得那感情,才会有那想念。

    朋友在来信中说:“至今还特别喜欢学校的木棉树。许多美好的相遇都是在那里发生。它就那么看着一代代人的相聚离散,感受每份感情的真挚和某些幼稚的梦想。更因为它们连花落的时候也是清脆的一声,撞响大地,证明生命……后来,我们的历史老师说在他读书的时候,学校的木棉树很多。花落后,那些棉絮漫天漫地飞呀飞,很漂亮。他感叹再也见不到了。见到物非人非的他依旧乐观开朗地给他的学生讲课,一提到话题就没完没了地离题讲。常和班上的同学中途就把他的话打断,现在想,或许再讲两句也就没了,为什么我们总是等不及,让他好好说下去。无知的我们却不知道,几个月以后,那已经成了我们生命中的一份珍宝……”

    又是冬天了。一中的木棉依然开花依然灿烂吧。那是我们苍白的日子里最明艳的颜色。曾经,骑车在那石板小路上,在蓝蓝的天底下,“啪”的一声,一朵木棉坠下。于是你知道,当春风吹起的时候,漫漫棉絮就要飞起来了。

公告
感谢各位校友的爱心!
为郑小佳校友捐款的倡议
惠州校友会为母校校庆献礼节…
为母校270周年校庆献礼节目演…
校友会未婚青年活动倡议
校友会各类QQ群
友情链接 | 网站地图 | 联系方式 | 管理后台 点击进入校友会的微博:网页版 手机版
版权所有 © 2019 揭阳一中惠州校友会 IE6.0,DPI:1024×768